澳門羅利老馬路4-6號文德大廈地下前座
電話:(853) 28727338
傳真:(853) 28727368
電郵:adlbm@macau.ctm.net
Facebook: 澳門基本法推廣協會

從國家“十三五”規劃看澳門的成就與發展前景 孫瑩
從國家“十三五”規劃看澳門的成就與發展前景
孫瑩*
 

國家“十三五”規劃對於澳門在國家發展戰略中的角色前景,最為明確的表述是這段文字:“深化內地和港澳、大陸和臺灣地區合作發。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方針,發揮港澳獨特優勢,提升港澳在國家經濟發展和對外開放中的地位和功能,支持港澳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推進民主、促進和諧。……支援澳門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臺,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可持續發展。加大內地對港澳開放力度,加快前海、南沙、橫琴等粵港澳合作平臺建設。加深內地同港澳在社會、民生、科技、文化、教育、環保等領域交流合作。深化泛珠三角等區域合作。” 。遍觀十三五規劃全文,澳門與國家十三五發展規劃的關係,不止於此。作為單一制國家中的特別行政區,澳門方方面面的發展,都是中國戰略發展中的重要組成部分。

 

一、從十三五時期我國的發展環境來看

如同十三五規劃所指出,當前的國際環境是“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文化多樣化、社會資訊化深入發展,世界經濟在深度調整中曲折復蘇,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蓄勢待發,全球治理體系深刻變革,發展中國家群體力量繼續增強,國際力量對比逐步趨向平衡。同時,國際金融危機深層次影響在相當長時期依然存在,全球經濟貿易增長乏力,保護主義抬頭,地緣政治關係複雜變化,傳統安全威脅和非傳統安全威脅交織,外部環境不穩定不確定因素增多。”澳門作為一個國際都會,融合中西文化,在中國應對複雜的國際環境的戰略發展中具有無可替代的作用。

     

二、從“十三五”時期經濟社會發展的主要目標來看

      十三五時期的經濟社會發展的主要目標是在已經確定的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要求的基礎上,努力在以下領域實現新的目標要求。

(一)公共服務。十三五規劃指出,小康社會的全面建成需要人民生活水準和品質普遍提高,包括“就業比較充分,就業、教育、文化、社保、醫療、住房等公共服務體系更加健全,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水準穩步提高。” 在就業率和公共服務體系方面,澳門特別行政區可以為內地做出典範。根據澳門勞工事務局的統計,2015年澳門勞動力參與率是73.7%, 失業率僅為1.8%, 就業不足率僅為 0.4%。澳門的公共服務有值得內地政府學習的經驗。在教育方面,澳門是世界上少數從幼稚園到高中實施15年義務教育的地區之一。特區自2007-2008學年開始實施15年免費教育,非高等教育投入從2002年的10.07億澳門元,增加到2012年的32.92億澳門元,十年間增加了2倍多。在社保方面,澳門的社會保障理念、社會保障管理體制、社會保障基金籌集和運用以及社會保障覆蓋面都有自己的一套模式。[1] 回歸後澳門的社會保障覆蓋面不斷擴展,2011年進入全民社保;養老金、敬老金都不斷增長。從2008年開始,澳門特區政府連續4年向所有的澳門居民實行“現金分享計畫”。在住房方面,政府加快建設公共房屋,加大經濟房屋和社會房屋的供應量,通過社會房屋租金豁免,社屋輪候家團臨時補助疏解居民住房壓力。學者稱之為澳門回歸後的“福利大躍進”。[2] 學者分析這種社會福利的躍進,與澳門的公共服務提供模式有關。澳門社團與政府的關係體現為一種法團主義的模式。[3] 也有學者指出澳門的社保政策模式是揉合“東亞社會政策模式”和“普及型福利”色彩的“混合型模式”。[4] 澳門的公共服務模式,值得內地研究與學習。

 

(二)公共文化。十三五規劃指出,小康社會的全面建成需要國民素質和社會文明程度顯著提高,包括“中國夢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更加深入人心,愛國主義、集體主義、社會主義思想廣泛弘揚,向上向善、誠信互助的社會風尚更加濃厚,人民思想道德素質、科學文化素質、健康素質明顯提高,全社會法治意識不斷增強。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基本建成,文化產業成為國民經濟支柱性產業。中華文化影響持續擴大。”愛國主義,對中華文化的弘揚和堅持在澳門有著悠久的歷史和傳統。上世紀50年代,澳門中華教育會曾舉辦“教師業務講座”講授漢語語法。[5]  回歸以前,澳門就有以愛國愛澳為辦學宗旨的中小學。在澳門基本法紀念館可以看到許多回歸之前澳門與新中國同賀國慶的老照片。也正是因為有這樣深厚的愛國愛澳文化沉積,回歸之後的澳門,才能與祖國桑梓情深,良性互動,在中國崛起的同時澳門得到繁榮穩定的發展。回歸以前,澳門的愛國人士、愛國社團對葡萄牙當局的違法行為也做過抗爭,澳門人是有骨氣和血性的,但從來不把鬥爭矛頭對準自己的祖國和人民。

 

(三)民主法治。十三五規劃指出,小康社會的全面建成需要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包括“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取得重大進展,各領域基礎性制度體系基本形成。人民民主更加健全,法治政府基本建成,司法公信力明顯提高。人權得到切實保障,產權得到有效保護。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基本形成。中國特色現代軍事體系更加完善。党的建設制度化水準顯著提高。” 澳門在落實基本法方面,如陳卓爾會長所言,後來居上。澳門有一套行之有效的司法制度和律師制度。選舉制度穩步發展,社團參政也很發達。澳門特別行政區在民主和法治方面的進展,體現了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提升。

 

、從“十三五”時期經濟社會發展的發展戰略來看

(一)十三五規劃指出,“以區域發展總體戰略為基礎,以“一帶一路”建設、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建設為引領,形成沿海沿江沿線經濟帶為主的縱向橫向經濟軸帶。發揮城市群輻射帶動作用,優化發展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三大城市群,形成東北地區、中原地區、長江中游、成渝地區、關中平原等城市群。發展一批中心城市,強化區域服務功能。” 在 CEPA框架下,澳門與內地省市尤其是珠三角地區的合作交流日益密切,經貿合作對澳門區域經濟發展的影響也越來越顯著。在澳中資企業推動了澳門經濟多元化。澳門在珠三角城市群經濟帶中舉足輕重。回歸以來,粵澳合作關係從弱到強,從民間到政府,從分散合作到搭建平臺,從低度依賴到深度整合。2011年 雙方簽署《(粵澳合作框架協定》(以下簡稱協定)。協定旨在促進珠三角區域經濟一體化發展,全面涵蓋經濟社會文化領域,確定了合作開發橫琴、產業協同發展、基礎設施與便利通關、社會公共服務、區域合作規劃五大重點合作領域。2015年4月,廣東省人民政府公佈實施《粵澳合作框架協定》2015年重點工作,工作重點覆蓋了經濟、民生、文化、法制的方方面面,包括全面落實CEPA關於內地在廣東與澳門基本實現服務貿易自由化的協定、推動粵澳跨境人民幣業務創新發展、支援符合條件的在粵澳資企業通過國內資本市場上市融資、加快推進廣州南沙與澳門遊艇“自由行”專案、粵港澳三地共同組團赴海外開展聯合推介大珠三角活動、加快推進粵澳中醫藥合作產業園規劃建設、支持內地與澳門律師事務所在廣州南沙、深圳前海和珠海橫琴實行合夥聯營試點、爭取使符合條件的澳門律師,通過特許執業制度安排,成為廣東省執業律師、推進橫琴新區與澳門的深度合作、探索創新南沙新區與澳門合作開發模式、推動珠澳跨境工業區從以發展工業為主向以發展商貿服務業為主轉型、推進中山翠亨與澳門共建“粵澳全面合作示範區”、推進澳門與江門大廣海灣產業合作等等。各項重點工作都分配給了對口職能部門如廣東省商務廳、廣東省中醫藥局、廣東省司法廳等執行落實。廣東省的這份粵澳合作清單列舉的每一項重點工作,可以說是澳門未來發展的契機和發力點。

(二)十三五規劃指出,“支持沿海地區全面參與全球經濟合作和競爭,培育有全球影響力的先進製造基地和經濟區。提高邊境經濟合作區、跨境經濟合作區發展水準。”
    《粵澳合作框架協議》的定位就是促進粵澳全面參與全球經濟合作和競爭,培育有全球影響力的經濟區。《協定》總則設定的目標是粵澳“攜手建設亞太地區最具活力和國際競爭力的城市群,共同打造世界級新經濟區域,促進區域經濟一體化發展。”《協議》對雙方合作的定位也是世界級的,包括建設世界著名旅遊休閒目的地,以澳門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為龍頭、珠海國際商務休閒旅遊度假區為節點、廣東旅遊資源為依託,發揮兩地豐富歷史文化旅遊資源優勢,豐富澳門旅遊業內涵,發展主題多樣、特色多元的綜合性旅遊服務;依託澳門國際商貿服務平臺,對接廣東產業轉型升級和"走出去"戰略,集聚國內外優質資源,強化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動力,提升大珠江三角洲區域與歐盟、東盟與葡語國家等的合作水準;加快推進橫琴開發,探索合作新模式,推動珠澳協同發展,對接跨境基礎設施,推動區域要素便捷流動,加強社會公共服務體系銜接和服務資源分享;等等。如同學者分析的,“澳門離島型微型經濟體的屬性決定了新時期其必須以經濟全球化和區域一體化為載體,加快融入以珠三角為主的廣東經濟中:即澳門必須充分利用中央賦予的粵澳區域發展的制度和政策上的優勢實現產業適度多元化發展,通過粵澳經濟關係的不斷深入發展,在繼續保持博彩旅遊業快速發展的同時努力培育先進製造業和現代服務業。”[6]

 

(三)十三五規劃指出,“完善法治化、國際化、便利化的營商環境,健全有利於合作共贏並同國際貿易投資規則相適應的體制機制。建立便利跨境電子商務等新型貿易方式的體制,健全服務貿易促進體系,全面實施單一視窗和通關一體化。提高自由貿易試驗區建設品質,在更大範圍推廣複製。”

澳門一直在追求經濟結構的優化,已經形成了旅遊博彩業、出口加工業、金融業、房地產業、會展業等產業的多元組合。澳門的營商環境在回歸之後不斷提升改善,被世貿組織評定為世界上貿易和投資政策最自由開放的地區之一。澳門的電子政府公共服務,具有協商民主色彩的治理模式等都是促進澳門營商環境法治化、國際化、便利化的元素。澳門在與內地省市的經貿合作過程中,也可以在電子政府、協商治理方面給內地城市以積極有益的影響帶動。

   

                      

 

 

註釋︰



* 中山大學法學院副教授、中山大學粵港澳發展研究院研究員



[1] 王麗婭,粵港澳三地社會保障制度的比較研究,《國際經貿探索》2010年第6期。

[2] 霍慧芬,澳門福利政策轉型中的政府角色,《新視野》2011年第3         期。

[3] 霍慧芬,澳門社會福利的政治生態,《中國行政管理》2011年第4期。

[4]霍慧芬,澳門福利政策轉型中的政府角色。

[5] 論澳門同胞的愛國主義精神,光明日報,1999-12-24。

[6] 梁晨,《區域經濟一體化視角下的粵澳經濟關係發展及其影響研究》,暨南大學碩士學位論文,2011年。

更新日期: 2016-04-06